北念

"To be your own hero"

却把青梅嗅【壹】·中

‖一写起来就止不住的废话

‖写文的自己笑抽是什么毛病


“……及至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威振四海。”

“……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

冬日暖阳斜斜地洒下来,一圈圈光晕照亮在一室昏昏欲睡的莘莘学子的脸上。

我坐在窗边托着腮,努力睁大眼睛,盯住夫子一张一合高速运转的双唇,半响,却只觉倦意更浓。真是,这样好的天气,就应该赖在床上好好睡一觉,不然下午训练的时候犯困,又要被纪叔罚了。

还是堂下比较有趣。魏舒烨满脸红潮奋笔疾书,一看就是又在给淳公主写情书;赵西风聚精会神地盯着桌下的一本——目测是某类限制级图文并茂读物;魏舒游彻底为周公所俘,哈喇子已经快要从桌子上流到地上……

“乔乔,好久不见啊。有没有想我?”

望着这一颗突然从身后探出的脑袋,瞌睡登时去了大半。回头,果然是那张妖艳至极的脸。

我伸出巴掌,缓缓推开萧策那张快要杵到我眼跟前的脸,

“有有有,非常想非常想。”

今天不见明天见的,想你个大头鬼啊。

“哈哈,我就知道。诶,怎么不见你家玥公子?”

“他今天有事,不来了。”

……



终于,在我打完第二十一个哈欠后,迎来了第一个堂间。困到不行的我刚想眯一会儿,却悲哀地发现居然有人精力如此旺盛。

“呦呵,这不是天下第一的楚将军吗,几日不见,您的英姿更甚哪,都快赶上怡红院的锦心姑娘了。”

——锦心是闻名长安的怡红院头牌名妓。

没有理会屋子里此起披伏压抑不住的笑声,我都懒得起身,呵呵一声,皮笑肉不笑,

“西风兄过奖了。”

话说赵西风还真是个记仇的,就因为上次淳公主生辰时,在马场一个不小心被我摔下了马,累得在佳人面前颜面尽失,这便记恨上了我。其实那只是个意外,当时我的马被人动了手脚,一时失控,这才误伤了他。也怪他自己马术太差。至于我的马失控,那又是另一桩恩怨了。

赵西风见并没有达到他预期的效果,挑了挑他那双囧字眉,又是一声嗤笑,

“呵,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不过是个打铁的的女儿,下等粗民,正经混,怕还不一定比得上锦心呢!”

他说出了这几乎一屋子的人的心声,却也只有他一个没脑子的,仗着他不知哪个山头的表姐被皇帝看上了,这年头,居然有人敢出来掀我爹的老底。看不起我爹出身的有很多,可这屋子里,除了萧策他爹,比我爹官大的,就没有。

“西风兄此言差矣。楚将军戎马半生,为大魏立下汗马功劳,楚乔妹妹更是少年英雄不让须眉,西风兄何出此言?”

我真的被那一声楚乔妹妹恶心到了。

“我说谁呢,原来是怡红院的儿子,替他的头牌娘出头来了!宇文怀,我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

宇文怀比我惨,出身不好爹也不行,关键也不怎么招他爷爷——宇文门阀家主——大魏权势滔天的正九命大冢宰待见。只是,他向来视颇受爷爷宠爱的宇文玥为眼中钉,今日居然为了我,往赵西风的枪口上撞,莫不是他也脑子抽了。

果然,他咬牙憋了半天,又坐下了。

“还有你娘,也是个土匪贼人,还是个短命的土匪!哈哈!”

犯贱脑残的可以不理,但寻衅找茬的是躲不掉的。而且,敢稍上我娘的,必须满足他。

我一拍桌子,嚯地站起身来,顺手抄起凳子往他脸上砸了上去,

“我看你才是个脑残,并且即将成为一个短命的脑残!”

这不是我打的最恨的一场架,却也算最酣畅的一场。差不多活动开了,这才想起,瞪了旁边一脸星星眼看好戏的萧策一眼。他恍然会意,

“哎呦,太精彩了,楚少将军和赵公子这一场比武切磋太精彩了,不愧都是少年豪杰!”一边说着,一边将我们拉开,把鼻青脸肿站都站不稳的赵西风扶走。







后来我反应了过来,出门忘记看黄历了,今天可能真的不宜出门。

终于到了下学的时辰,只想赶快回家看玥玥的我,一个转角却又碰到了宇文怀。

“星儿妹妹,没事吧。西风兄的话千万别放在心上,要是受了什么委屈,楚将军回来可要怪罪我们这些做哥哥的,没有照顾好你……”

此话一出,我和萧策均是一抖。

我呸,谁是你妹妹。怪不得突然献殷勤,这次我爹重创柔然,将其赶退边界五十里,回朝又是一功。

“哈,我昨天才收到我爹的信件,怀公子的消息倒真是灵通啊。”

“只是——宇文怀,你上个月给宇文玥送雪玉狗害他寒疾险些复发,这账我还没跟你算呢,其他的你还是省省吧。”

“”还有”,我咬了咬快要被酸掉的后槽牙,

“星儿,也是你叫的吗。”

“那……那这药你先拿着,是与我们宇文家合作的西域药商特贡的,治疗於伤很管用的,哎你别走啊……”

笑话,我用宇文家的东西什么时候会从他这里拿。







“嘶……你慢点,慢点!”

“好好好。忍一忍就没事了昂。乔乔啊,你看你把自己弄成这样,我很心疼的啊。”

我看了看自己肿成一坨的肩膀,瞪了他一眼,

“你还说!说好了他找茬我揍他你劝架,关键时刻你去哪儿了!非等我轮开了拳头才上,万一把人打出个好歹来怎么办,不打吧,气氛又都到位了,多尴尬!”

“唉,你这次气势有点略强,我感觉要是冲早了,你尽不了兴,我也容易被误伤。不过别担心,我刚刚简单看了下,确实拳拳到肉了,不过也不会缺胳膊断腿,恰到好处啊……”

我正纳闷,怎么空气突然如此安静,甚至还带有一丝丝凉意,抬头便撞进了一双冷然的深邃黑眸。

宇文玥靠在门边,目光锁定着我裸露着的半个肩膀——以及搭在上面的萧策的手。

萧策慢慢放下药瓶,搓了搓手,热情地干笑两声,

“玥兄,好久不见。”

“……”

“好久不见。”

“嗯……那你们聊,我爹找我有事,我先走了,告辞。”

终于,在我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暗示中,送走了神队友。

宇文玥走过来,拿起药瓶,开始轻轻上药。

“回来了,你祖父找过你了?”

“嗯。”

他抬眼看我,微叹了口气,

“怎么我一天没去,就成了这样。听他们说,你把赵西风打了?”

我刚想摆手,却忘了肩上的伤,疼的我皱了眉头。

“那个呀……嘶——小事,小事。”

“那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了?前日你练功伤了左肩还没好呢。”

“你别误会啊,他那点份量还不够我打的——是我抡凳子的时候用力有点猛……才牵动了旧伤。”

“那你这脸上又是什么情况。”

“……扰乱秩序,夫子罚我吊水桶——我不是肩伤了吗,就一下子没拿稳……”

“摔到了脸上?”

他终于崩不住笑,满眼星辰打翻,清清闪闪——好看极了。

“这么莽撞,会伤到自己的。下次再有气,告诉我,让月七他们叫人,拿麻袋一套,找个没人的地方按住打一顿就好。跟这些人,少玩明的。”

我点点头,我家公子就是帅。

“不过你肩伤得蛮厉害,明天要去逛,骑得了马吗。”

“能能能,”我忙不迭点头,生怕他一反悔又说不去了,

“和你一起骑一匹就好了呀。”

他笑着摸了摸我的头,眼中全是星星。

“好。”

“对了,小月七他们回来了吗?”

“什么小月七,人家只比你小一个月。收到消息了,他们今天下午就能回来。”

少年眉头一挑,笑了笑,接着道,

“嗯,对了,明天就咱们俩多没意思,要不把月七也一起带上吧。”

平时我也没看出来咱们冷公子是如此好热闹。

“……你是认真的。”

“当然,还有月八月九他们……”

“行,那咱们各玩各的吧,你和他们去,我和小月七去!”

“……别,你这是在害他。我开玩笑的。”

“……”









我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评论(2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