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念

"To be your own hero"

苔上雪【chapter 1·下】

 
    *ooc预警
    *私设如山
    *尽力he

 四

  
  盛夏的北京,一切都醒得极早。透过米绸色的窗帘洒进来的丝丝暖阳,照在赭色地板上,缕缕斑驳木纹微微反着不规则的光晕,细小的尘屑静静翻涌着,浮动着,竟映出几分生机。
  
  尹南风盯着天花板发了好一会儿呆,才想起来今天休息。坐起身,翻出手机,六点整。好久没有睡得这么安稳了,一夜无梦,头也没那么痛了。
  
  也许是因为他回来了吧。
  
  ————
  
  张日山出现在健身房里的时候,她已经在跑步机上跑完了今日份的五公里。
  
  “老东西,太阳都晒屁股了,你们老年人不都最注重早睡早起的吗。”她今天心情确实不错。
  
  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的肌肉,完美的腰线,运动背心前一片掩不住的精致的雪白,汗珠从她修长的脖颈滚下,落入胸前的沟壑的阴影中,若隐若现的曲线让人移不开眼。
  
  这北京的天气果然很热。张日山顿了顿,不着痕迹地移开了目光,感觉自己已经开始冒汗。小丫头果真长大了啊。
  
  “年纪大了,自然是比不了你们年轻人精力旺盛。”
  
  她开始减速,拿起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汗。“今天一大早,齐案眉就来了,指名要见你张会长。”
  
  齐家那个只会无病呻吟的孙子,能有什么事。不过是想看看他到底还能不能管九门的事,是不是死在了外面。那小子,机敏劲半点没像了八爷,话又碎又密倒是青出于蓝。
  
  “那你怎么说的?”
  
  “小慢跟他说我们俩双宿双飞私奔去了,他大概是没胆子进来搜人,也或许不是什么急事,就走了。”
  
  张日山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看来今天小丫头的心情不错。
  
  “原来那金屋真是给我准备的。”
  
  “那这金屋您还住的惯吗。”
  
  “当然,很好。”
  
  尹南风将毛巾取下,走下跑步机。
  
  “那就好。既然您住得满意,房钱我就直接从分红里扣了。我这几天好不容易休息,不想看见他们。若是张会长有别的安排……”
  
  “这些尹老板看着办就好。唉……要走了吗?今天……那个,稍后有安排吗?”
  
  她回头,笑着冲他眨了眨眼。
  
  “我要去洗澡,怎么,一起吗?”
  
  张日山有一瞬被那笑晃了眼。这丫头,不像小猫,更像狐狸。
  
  “不了,下次吧。”
  
  “今晚没事的话上来找我,我有东西给你看。”
  
  “知道了。”
  
  五
  
  洗了澡,看时间还早便打算睡个回笼觉。这一觉起来,便已到中午了。尹南风心满意足的在房间里打够哈欠,不禁感叹这才是人过的生活。下楼简单吃了午饭,便出门了。
  
  新月饭店,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她要拼命守护的。她在这里住了二十年,可但凡有喘口气的机会,她却一刻都不想多待。以前没事的时候,她会去城东的养老院,当医疗志愿者。
  
  她一度也是想要做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的。如今每日一身黑衣,做得大多倒也是人命关天的买卖。这么多年,她不是什么大善人,仅有的善意都给了仅有的那几个人。她喜欢来这里,不过是因为这里很安静,这里的空气中充斥着无奈无知的悲凉与绝望的气息,很像生命,像死亡本身。
  
  不过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城能住上这样的养老院的,大多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很大可能,他们戎马一生算计一生,最后孑然一身,却还要在这一方四合院中斗上一斗。
  
  尹南风每次来这里的时候,都会如此这般畅想一番未来。像这样的养老院其实挺好,装修不错,院子不错,在北京……不,北京不行,空气不好。
  
  还有那个老东西……要是到时候他也没把自己作死……算了,他张了一张妖怪脸,哪个养老院敢收他。
  
  这是她能想到最圆满的结局了。她其实很怕孤独,孤独的活着,孤独的死去。一个人的孤独,一群人的孤独。但像他们这样的人,就算最后能够保全自身,功成身退的代价最小也是孤独。
  
  她想了一圈看了一圈,还算比较满意的。
  
  ————
  
  收到小花和秀秀的祝福短信的时候,她这才想起,原来今天真的是她的生日,她没有记错。
  
  人真的是很奇怪的生物。明明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明明是最不该在意的小事,一闲下来,自己竟已暗暗惦记了大半天。
  
  赖在自己地盘上白吃白住的某人居然真的一点表示都没有……还好意思说自己言出必行。
  
  当尹南风终于从自己这少女怀春一般的抱怨回过神来时,罗雀的电话打了进来。
  
  “老板,我回来了。”
  
  “嗯,我现在在外面,暂时不想回饭店。你去南山居等我吧。”
  
  她呼了口气,揉了揉略微僵硬的脸,自己真的太闲了。
  
  ————
  
  罗雀原本不叫罗雀。他无父无母,很小的时候便出来走街串巷混江湖。他生来傲气,什么都没有时很傲,四处摸爬练了一身本领时很傲,后来被人阴的彻底险些丧命时依然很傲。
  
  他到现在都记得,七年前那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女孩,看着他染着一头火烈鸟般愚蠢的大红头发,脸上挂着彩,头顶上还翘着一撮怎么都压不下来的红毛,笑弯了眼睛。
  
  那时,他还能看得到她那样的笑。
  
  “你要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就跟了我,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
  
  “你没有名字,就叫罗雀吧。”
  
  “我只要最厉害的。”
  
  后来,他看着当初他眼中的黄毛丫头越来越厉害,直到他也低下了他一向高傲的头,唤她一声尹老板。
  
  “老板,成了。规矩是他们的人先坏的,而且我一提张家口的事,立马就软了。”
  
  “很好。这次是他们一个不大不小的把柄落在了我手上,这点暗亏他们是吃定了。”
  
  “南京那批货怎么样了?”
  
  “那边传来消息,已经点验交接完毕了,我们的车队已经出发,预计后天就能到。”
  
  “嗯,慢一些也没关系,盯紧点。”
  
  “是。”
  
  “马甲的事我已经听说了,我一定好好调教他。”
  
  “嗯,再有下次,你知道规矩。还有其它事吗”
  
  罗雀从口袋里拿出一把精致的BM蝴蝶刀。
  
  “有。老板,生日快乐。”
  
  尹南风接过来看了看,收近手包中刚刚好。她扬了扬嘴角,拿起菜单,“算你小子有良心。我请你吃饭。”
  
  “对了,我听说张会长回来了?”
  
  “嗯。”尹南风恢复了面无表情。
  
  “你见到他了?”
  
  罗雀觑着她的脸色,“刚刚回饭店的时候碰见张会长,他让我给你带话,说等你回去找他一起吃晚饭。”
  
  尹南风头也未抬,“我知道了。你到底吃不吃?”
  
  最终,两人大眼瞪小眼了半天,谁都没动筷子。罗雀被她盯的发慌,只觉这筷似有千斤重,怎么都提不起来。哎,老板简直高看他了,她这样面若冰霜的不发一言,坐在对面的谁能吃的下饭。
  
  “属下有一句,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话什么时候也这么墨迹了?”
  
  “老板,我跟了你这么多年,认识张会长也这么多年了。我知道你们的难处,可我觉得,他并非无情之人,而你们明明……”
  
  无情?他张日山情义深重着呢。
  
  她不是不知道他这次来,是要跟她谈什么。她更清楚,自己能做的是什么样的生意。就是因为太明白,却没有一点办法。不管她帮不帮,他都是一样的作死法。
  
  “罗雀,你现在是要跟我聊男人吗。”
  
  “啊不是……那个……”
  
  尹南风揉揉眉心,站起身来。
  
  “算了,走吧。”
  
  “记得付钱。”
  
  “是。”
  
  六
  
  尹南风看着未上锁的房门,思量了一会儿,径直推门走了进去。而当一幅令人血脉喷张的美人沐浴图映入眼帘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表现出些惊慌来。
  
  张日山闭着眼躺在浴缸里,一脸闲适。
  
  “新月饭店好规矩。进客人的房间都不用敲门吗。”
  
  “我们没有白吃白喝的客人。”
  
  “哦?”他睁开眼,偏过头看她,“那尹老板看够了吗?”
  
  “没看够的话,我站起来好了。”
  
  她果真盯着那只燃烧着的麒麟仔仔细细看了个遍,然后抬头,眼前果然又是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
  
  尹南风还算不费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低头,将柜子里的浴袍翻出来扔到他身上,
  
  “老不死的,真当我是二十几岁的小姑娘吗。”
  
  张日山慢慢系上腰间的带子,微笑着看着自以为伪装的很好的她,
  
  “你不是吗?”
  
  “……”
  
  ————
  
  尹南风看着从他头发上不断滴落的水珠,滑过性感分明的锁骨,滴在前胸古铜色的肌肉上,在发暗的灯光中流转着致命的诱惑。
  
  “等等。你过来,我先帮你吹下头发,三分钟就好。”
  
  张日山闻言停步,并没有继续用戏谑的目光,只是顺从地点点头,就势坐到床边。
  
  尹南风从衣柜边的格子里拿出吹风机,一只手轻轻插进他湿漉漉的又黑又硬的头发里,耳边巨大的轰鸣声中,两人都没有说话。
  
  她半跪在床边,盯着他的坐得笔直的背影,看不到他的表情。
  
  “好了。”
  
  张日山站起来,走出卧室,引她到了餐桌旁。桌子上几盘精致的小炒,摆花,烛火,红酒。
  
  尹南风没有动,抬头看他,依旧没什么表情。
  
  “这又是哪一出,美人计不成,还有一场鸿门宴等着我。”
  
  他轻叹口气,走过来拉她在桌前坐下。
  
  “都是你爱吃的菜,我亲手做的。”
  
  “南风,生日快乐。”
  
  她盯着那一张她看了十多年都不禁令她时常失神的脸,终于还是败下阵来。
  
  “老东西花样倒挺多。”
  
  “你这次回来的这么赶,不会就为了给我过生日吧。”
  
  张日山歪歪头,不置可否。
  
  “我答应过你。”
  
  说起来,今天一天她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这会儿倒真有些饿了。
  
  他看着她卸下所有伪装,毫不客气地大快朵颐,心里忽然就软的不像话。
  
  其实他原本不太会做饭。跟着佛爷的时候,打仗的时候,常常风餐露宿,也没什么要求。后来,被一个小女孩绊住,而当年她还是一盘四喜丸子就哄得住的小丫头。那时也像现在这样,很多时候他都行踪不定,他与她约定,小丫头生日的时候他一定会赶回来给她做一顿饭。
  
  现在他能做的,也只有忙活将近三个小时,让她有一顿饭的时间做回那个小女孩。
  
  尹南风喝完杯中的红酒,再次开口,
  
  “说吧,你这次回来,是要谈什么。”
  
  张日山给她重新倒了一杯酒,心头闪过一丝怅然。他其实什么都做不了。
  
  “我以为你今天不想谈这些。”
  
  “我不想,你就不说了吗。”
  
  张日山低头微微苦笑,走到书柜打开机关,从暗格中拿出一个棕黄色的档案袋递给她。
  
  尹南风没有马上打开,“这是什么。”
  
  “汪家的资料。”
  
  “就是传说中的第十家人?”
  
  “我没记错的话,他们和九门,尤其是你们张家,已经争了数百年。而且近几十年间的几代人,你们九门可已经折了不少人,”她扬了扬手中薄薄的档案袋,
  
  “就这些资料?”
  
  张日山叹了口气,“以前佛爷在的时候,是九门提督的鼎盛时期,汪家人几乎销声匿迹。只是后来开始打仗,局势越来越乱,才让他们钻了空子。”
  
  “如今更是九门式微,汪家人的手便越伸越长。”
  
  “今时不同往日,九门人心各异早成一盘散沙,许多事情我都心有余而力不足。可你是知道我的,佛爷有命,只要我张日山还有一口气在,九门之事我就不能置之不理。”
  
  尹南风轻轻晃着玻璃杯,看着暗红色的液体缓慢地流过透明的杯壁,成股地汇入中心小小的漩涡,无声无痕。
  
  张日山顿了顿,见她依旧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杭州吴家堂口的小佛爷吴邪,你知道吧。”
  
  “怎么不知道。当年他们的那一闹,简直是新月饭店百年来最热闹的时候。后来还听说这个吴小佛爷,刨得了他爷爷的坟,砍得了霍家老太的头,九门有此后代,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最近,他应该是在墨脱一带……”
  
  “你的人也查不出他在干什么吗?”
  
  “怎么,他就是张会长选中的人?”
  
  张日山摇摇头,“不,是他来找我帮忙。他手上的资料比我的多。”
  
  “解家的花儿爷和霍秀秀两周前已经离开北京了吧,你知道他们和吴邪……”
  
  “霍家的私事我从不过问。”尹南风放下杯子打断他,
  
  “不论我和霍家后人的私交如何,和你九门协会又有多少生意往来,你应该明白,你有你的佛爷之命,我有我姑奶奶亲立的规矩。你们九门的事情,尤其是沾了地下的恩怨,新月饭店不会插手。”
  
  “何况您瞧着我们这里像是开善堂的吗。这怎么看,都是一笔亏本的买卖。”
  
  “那……尹老板开个价?”
  
  明明是温润如玉风流秀逸的一张脸,每一次不告而别后她朝暮难忘却又害怕面对的一张脸,此时的她却只想一拳打在那张笑脸上。问问他作死就作死,坑她就坑她,能不能别笑得那么……安详。仿佛她一不留神,她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她抬起头来,身体略微前倾,直直地盯着他,眼中情绪莫名。
  
  “张日山,我要的,你给得了吗。”
  
  张日山迎上她汹涌的眼神,面上丝毫不动声色,桌下的双手却暗暗越握越紧,直至指节泛白,微微颤抖。
  
  最终,他还是在她的目光中慢慢低下了头。一时间,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只有明亮的烛火跳跃着,柔和的暖光映照着,屋内的温度降到了冰点。
  
  尹南风有些心烦——在谈判桌上不冷静,还轻易便亮出了自己的底牌,已是她多年前就不曾犯的错误了。
  
  她闭了闭眼,再抬头,便又是无懈可击的客套与疏离。她拉开椅子站起身来,声音中听不出任何情绪,
  
  “时间不早了,还是不打扰张会长休息了。买卖不成仁义在,若今天我有什么失言之处,还请您多担待。”
  
  “南风,”他叫住她,“你还记不记得,你十五岁时在尹家祠堂跟我说过的话。”
  
  尹南风停下脚步,转身回头看他,没反应过来他为什么突然转移话题。
  
  她深吸了口气,回到,“谁还没个年轻的时候。”
  
  “你一个小姑娘家的,说起话来怎么比我还要老气横秋。”
  
  张日山起身走到她面前,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南风,你的想法从来都没有错。你当初只是错了方法。”
  
  “不信命是好事。”
  
  “你说的对,九门和汪家的恩怨已久,何况是如今的九门,胜负确实难料。可解铃还须系铃人,这因果最终要落到这一辈上,他们自然要反击,要奋力一搏。”
  
  “他们赌上了自己的命,要赢的也是自己的命。这一切,早该结束了。”
  
  “这是他们自己搏来的一次机会。一次能够打破轮回,挣脱宿命的机会。”
  
  “不错,吴邪他确实有自己的私心。但我看好他,也许这一次,佛爷的心愿也能了了。”
  
  那你的心愿呢,你的心愿了了吗,了了之后呢。尹南风避开了他的目光,没有说话。她已经犯了一次错误,不能在最关键的时候再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意图。
  
  张日山拿起桌上的档案袋,递到她面前。
  
  “吴邪之前来找我的时候,还送了我四个字。”
  
  “什么?”
  
  “不破不立。”
  
  尹南风看着他温润的笑脸,伸手接过。
  
  这个人,无论是说服还是打服,对她总有办法。而尹南风遇到张日山,总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确实有点意思。我会考虑的。”
  
  说完,她再没有多给他一个眼神,转身走了出去。
  
  张日山仍站在原地,望着她的背影微微出神。
  
  我想要的,你给得了吗。
  
  他不是不知道这样会让她为难,可他确实再找不到第二个像她这样可以信赖的人了。他一直都知道她在想什么。而他也未尝不想,就这样一直陪在她身边。
  
  他的心愿……如果这次成功了的话,是不是可以……
  
  “哦,对了,”走到门口的尹南风突然回头,自然没有错过他眼中来不及收回的,快要溢出来了的柔情。
  
  她露出了今晚的第一个微笑。
  
  “老东西,你记住,我到底是为了谁,为了什么。”
  
TBC








————————————————

还没来得及看更新所以,要是小花人设与剧中有出入,请以po主文中为准谢谢[手动笑哭]反正他也就就打个酱油[doge]

非常感谢大家的小红❤和小蓝👍,我们的cp一点都不冷!(・ิϖ・ิ)っ

PS   第一章已经1.7w+了,真·激情码字中
姐妹们冲鸭👌

评论(18)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