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念

"To be your own hero"

苔上雪【chapter 3·上】

       *ooc预警
       *私设如山

  一

  
  “尹楠,张……山?”
  
  “尹楠是我那避世多年的三叔公的小女儿,很小的时候就因病夭折了。这也是我去美国上学的时候用的身份,他们可以尽管查。”
  
  “至于你——你是我的未婚夫,退役军人,不然你身上的伤可不好瞒。身份信息都是罗雀办的,”尹南风笑的很轻快,“我让他自由发挥。”
  
  张日山弹了弹手上的军官证,叹了口气收回背包里,“尹老板,我觉得你有必要提升下你手下人的思想文化素养了。”
  
  “是,张会长教诲的是。”尹南风笑着看他,“你伤口怎么样,还疼吗?”
  
  “疼。”张日山看着她笑眯了眼,难得她心情这么好,顺杆不爬白不爬。
  
  她今天化着淡妆,少见的没有穿黑,一身白色连衣裙,简单大方,眉目流转间是二十多岁女孩特有的让人舒心的明丽。嗯,他的眼光果然不错,当初挑的时候就觉得她穿一定好看。
  
  “还疼?白瞎了我那么多好药,还有顶级VIP病房……又是一大笔医药费和人情债。”
  
  “人人都说我新月饭店养了个小白脸,”尹南风啧了一声,“还是个赔钱货。”
  
  张日山把手放在右肩,瞪大眼睛看她,“尹老板呐,我这好歹是工伤,你不给点精神损失费也就算了,还讲这样的话伤我一个孤寡老人的心——”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前面的马甲终于憋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尹南风从后视镜里瞪他,“好好开你的车,你师父还没教好你规矩吗?”
  
  “看来你的心情真的不错啊。”去机场的这一路,他能明显感觉到她松了绷了好几天的弦。
  
  “当然。”尹南风从包里翻出墨镜戴上,“别忘了我们的身份,我们只是个新手,新月饭店的闲职人员,这次就是出来长长见识,见见世面——来旅游的。”
  
  虽然很不想承认,尽管身前身后还有一大堆的糟心事,但此刻,想到未来几天和他一起的南京之行,她确实心情很好。
  
  这是她曾经幻想过的场景。两个人出去旅行,无忧无虑,心心相印。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或许在她垂垂老矣之后,或许永远都不会实现。而现在虽然只实现了三分之一——勉强算是吧,也足够令她一扫多日的烦躁。
  
  “专门走天上也就是为了路上少出幺蛾子。只是可惜了我的刀,”尹南风把蝴蝶刀扔给马甲,“替我收好了。”
  
  “去吧,跟你师父报声平安。我们这次出门少则几天多则几周,一切听花儿爷安排。”
  
  “是,老板。”
  
  ——————
  
  由于是暑期,飞机上的孩子格外多。总是待在安静深沉的新月饭店里,头一次,尹南风听着耳边不时传来的叽喳声,没有头疼。
  
  经过他们的座位时,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小女孩停了下来,冲着尹南风眨巴眨巴眼睛,笑着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
  
  “姐姐好漂亮啊。”
  
  尹南风被那笑感染,也笑着摸了摸小女孩的头,“你也很漂亮呢。”
  
  张日山被她那无比柔和的目光吸引,有些看呆,“你喜欢小孩子吗?”
  
  “不喜欢啊。小孩子多麻烦。”
  
  张日山连忙去捂她的嘴,回头一看,所幸那小女孩已经与她的家长走远了。
  
  尹南风拍掉他的手,强忍着冲他做鬼脸的冲动。
  
  张日山被她的眼神逗笑,没忍住也抬手摸了摸她的头,“你小时候啊,那可是……”
  
  “我遇见你的时候就不是小孩了。”
  
  尹南风眯了眯眼,露出危险的目光,“老东西,不要用那种老父亲的口吻和我说话,不要破坏我的心情。”
  
  张日山马上闭了嘴,悻悻地收回手,俯身帮她系好安全带。
  
  “听歌吗?”他接过尹南风递给他的一只耳机,戴上,望着机舱外的一片碧海蓝天,下方是团团柔软雪白的云层。
  
  她的列表里大多是一些或轻快或安静的乡村民谣,张日山静静听着,有一首,有些特别的旋律引起了他的注意。
  
  “哪来年少多感伤,一心向南墙。别赖着啊别指望,没人背你回屋房。”
  
  嗯。词也有点意思。
  
  “南风啊,等这次事情结束了,我们一起正式去旅行好不好?”
  
  “你不是一直很想去长白山吗,还有昆仑山,天山……”
  
  “我虽然经常一个人四处逛,但有时看到他们结伴同行的,却竟还有些羡慕。”
  
  “你说我不是早应该习惯了吗……”
  
  “南风啊——”那边半响没有回应,张日山偏头看去,她却已经睡着了。
  
  他无声地笑了,轻轻摘下她的耳机,轻轻把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小丫头最近累坏了啊。这一周来事情就没有消停过,而她虽不说,但他知道,她一面应付着九门的人,一面还担心着他的伤势。
  
  他很心疼,但他知道,有些事情必须要做。他只是想让这一切尽快结束,可能许多时候,他也会有不得已的选择。他要用自己的方式,给她她想要的一切。只是,他心里也没底,他这样骗她,她会不会明白,他的苦心。
  
  南风啊,你一定要相信我。
  
  “少年心心岁岁长,何必虚掷惊和慌。皆是我曾途径路,不过两鬓雪与霜。”
  
  ——————————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南京是六朝古都,帝王之州,向来都是龙脉盘踞之地。
  
  尹南风本以为,她会看到一座古色古香厚重敦雅的建筑,没想到却是一派高调奢华富丽堂皇之景。从停车场到大门,整齐划一的黑色西装十步一岗,门口的迎宾小姐笑容标准甜美,商务化现代化的气息极浓。
  
  走进大堂,内部是西洋古典的装修风格,雍容华贵有之,却好似与“扶苏”二字格格不入。气派自是无比气派,可要在北京城找这么一个壕气冲天的高档酒楼,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般高贵,华丽,张扬的风格,很难想象这位老板是一个年过四十低调异常的人。
  
  “小姐,先生,你们二位是从北京来的吧。”
  
  尹南风打量着面前这位胸前挂着“大堂经理”牌子的人,笑容语调挑不出丝毫破绽,颇有几分守株待兔的意味。
  
  “对。我们是新月饭店的人,收到了你们苏老板的邀请函。”
  
  那经理点点头,“二位稍等,您先这边坐,我马上去通报我们老板。”
  
  尹南风看着他与前台的几位服务员吩咐了几句,便上了楼。从他们刚刚走进来开始,包括那经理在内的大堂内十数位服务员,目光都没有在他们身上停留多余的时间。以及他们来往交接动作都极轻且毫不拖泥带水。这位苏老板手下的人,规矩倒是一点不逊色于新月饭店。
  
  张日山端起茶盏闻了闻,“茶是成色上好的雨花茶,茶具却是市面上再普通不过的青花陶瓷。这位苏老板,可真是令人捉摸不透啊。”
  
  尹南风喝了一口茶,摸了摸身后靠着的白色欧式皮质沙发,“我倒挺欣赏他这装修风格的。我觉得新月饭店也该与时俱进,换换年轻人的口味了。”
  
  张日山笑了笑没接话,抬头望见了那一盏八角水晶玲珑顶灯,却是忽地脸色一变,起身向尹南风扑去。
  
  “小心!”
  
  尹南风被他拉进怀里后退数步,刚一离开只听一巨大的玻璃碎裂声在身后响起。她下意识地揽上他的腰,抬头看他,“你没事吧?”
  
  他的伤口还没有拆线,这几天连她在他身边都是小心翼翼地怕碰到他的伤口。很好,这个下马威,她记住了。
  
  张日山看着她眼中毫不掩饰的担忧与关心,微微一笑拍了拍她环在他腰间的手,“我没事。”
  
  “对不起二位贵客,真不好意思。这灯今天一早就叫人来修了,没想到他们这么办事不力。先生,小姐,你们没伤到哪里吧?”
  
  尹南风的脸冷了下来,“你们老板呢,现在可以见我们了吧。”
  
  “这都是我们底下人的失误。实在是对不住。行李先放这边,您二位随我来,我们老板已经恭候多时了。”
  
  二
  
  尹南风几个深呼吸跟着那经理上了楼,心里清楚这只是个开始。龙潭虎穴也好,鸿门宴也好,她既然来了,便不会做那案板上的鱼肉。
  
  张日山没说什么,只是一直握着她的手。
  
  楼上依旧是西洋风,却简约了不少。而那苏老板的办公室内部,用的是偏中式的以绛红色为主色调的装饰风格,倒配得上“懋”字。
  
  雕花红木桌后,坐着一位四十岁上下穿着一身浅灰唐装的中年男子。桌前站着两名身材匀称的青年男子,穿着和大门口制式相同的黑色西装,只是多了副黑墨镜。
  
  苏懋的眼睛细长,眼窝略深,眉毛很浓,左眉梢有一个小豁口,颧骨和鼻梁很高,薄唇,鬓角露着些许白发,脸上的皱纹不多,身材偏瘦。他的五官其实没有多少辨识度,只是他的眼神,给人一种很异样的阴冷感。那眼神,好似他明明距你千里之外,却能让你的脊背微微发凉。
  
  这不像是能简单的装出来的,更有一种经岁月打磨消沉,寒气入骨三分的感觉。
  
  尹南风走上前,静静任他打量,许久,却不见对方有让他们坐下或起身的意思。苏懋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她顿了顿,换上无懈可击的微笑,“苏老板您好。我叫尹楠,是新月饭店尹老板的堂妹,这位是我的未婚夫,张山。”
  
  “我们这次来,是——”
  
  “你不是尹南风?”
  
  “堂姐她最近实在是有事抽不开身,这不怕怠慢了您的盛情,才派我来跟您相商。晚辈不才,近两年也开始帮忙打理饭店——”
  
  “小姑娘,我在邮件里说的很清楚。我这里有一笔大生意想要和尹老板亲自谈。”
  
  “我堂姐吩咐过,有什么事情您可以先——”
  
  “这笔生意确实很重要。”苏懋再次打断她,“不过你们尹老板应该知道,该着急的人不是我。”
  
  “既然你们人已经来了,我也不好让你们空手回去。这几天就先在这里住下吧,你们是第一次来南京,就随便逛逛,我也算略尽地主之谊。”说着便起身要走。
  
  尹南风还想说什么,张日山捏了捏她的手,冲她轻轻摇了摇头。
  
  “那就谢谢苏老板了。晚辈恭敬不如从命。”
  
  “我还有事,就先失陪了。小杨,带两位客人去看房间,好生招待。”
  
  “是。二位这边请。”
  
  尹南风看着苏懋在那两个黑西装的陪同下继续走到走廊尽头,转身上了电梯,没有再多给他们一个眼神。
  
  尹南风心里很不舒服。苏懋的轻慢,试探都是她意料之中的。只是这第一次正面交锋,她却什么有利信息都没有得到,而且照这样看来,下一次的机会还不知会不会有。被动的局面依旧没有找到任何突破口,而谜团却越来越多。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苏懋一定有问题,但却是说不出的异样的感觉。
  
  ————————
  
  “到了,这间就是为二位准备的房间。房卡请收好,行李一会儿会有人给您送上来,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打给前台。您先稍事休息,之后到二楼用晚餐。”
  
  “我知道了。谢谢。”
  
  推开门,果然是蜜月大床套房。屋子的整体装修是后现代简约风,一些小细节时尚个性不失大方,其它确实是专业星级酒店的标准。他们的房间在二十层,卧室里有一整面落地窗,是俯瞰南京城的绝佳观景处。
  
  尹南风关上门,长呼了一口气,看向一旁的张日山,“坐下,我先看看你的伤。”
  
  “我真的没事。”张日山拉着她的手坐下,
  
  “苏懋身边的那两个人不简单,气息非常稳,连我一时都无法看出他们的虚实。咱们刚来,把人逼急了可没有一点好处。”
  
  尹南风点点头,慢慢抽回手,这才注意到好像自下飞机起,一直到刚才,他都没有放开过她的手。老东西进入角色倒快。
  
  “我本想着主动出击,但实在是没有别的线索。他的眼神很特别,然后——他总给我一种说不清楚的奇怪的感觉。”
  
  “不错。”张日山看着她,“他戴了人皮面具。”
  
  尹南风有些惊讶,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这么说,他不是真正的苏老板?真正的苏懋还在暗中观察我们?又或者,这是一个陷阱,苏懋也被人利用了,很可能已经遭遇不测——”
  
  “有很多种可能。而且别忘了,他有可能就是苏懋。毕竟我们谁也不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子。”
  
  “你说的对。现在我们不清楚这里的状况,这一点上根本无从下手。”尹南风沉吟了一会儿,
  
  “但不管什么原因,既然对方有心隐藏,这里是他的地盘,我们要继续在这个苏懋身上费功夫,怕是没什么用了。”
  
  “你有计划吗?”
  
  “我能有什么计划。目前,我们只能按兵不动,见招拆招,走一步看一步了。不过我相信,对方一定会有下一步的动作的。”
  
  不管这个人是否与汪家有关,他一步步几乎是把她逼到了这里,她相信,他一定有后招等着她。好戏还在后头呢。
  
  “那我们现在——”
  
  “下楼,吃饭,我饿了。”
  
  张日山笑着向她伸出手,“好啊。走吧。”
  
  三
  
  他一身黑色西装,她一袭白色连衣裙,十指相扣,眉目传情,实实在在是一对羡煞旁人的璧人。
  
  “小~楠~楠!”
  
  尹南风和张日山刚刚走到餐厅门口,就听一声嘹亮富有磁性的男声在她身后响起,在她撞入一个大大的熊抱之前,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那中气十足的一声是在叫她。
  
  张日山反应比她快,手刀已经举了起来,在离那人后颈半寸的时候堪堪被尹南风的眼神制止,只得撤了力。
  
  尹南风从那人的怀抱中挣脱出来,一抬头,入眼便是一张俊朗非凡的脸。灯光打在他精致干净的五官上,明灭交错间少年眼中的明亮神采叫人一时无法直视。那笑让尹南风第一次明白了,原来这世上真的会有人,仅凭一个笑就能令人如沐春风。
  
  “小楠楠,你这什么眼神,又看呆了?你不会把我给忘了吧。”
  
  尹南风被那许久未见过的笑中的奕奕光彩迷了眼,脑子卡机了一会儿才慢慢反应过来,
  
  “苏……苏木?”
  
  “哈,我就知道我这么令人难忘的一张脸,你怎么会轻易忘掉……”说着便又要上手抱她。
  
  这回不等张日山动作,尹南风迅速后撤一步,与他拉开半米的距离。
  
  “好久不见。真巧,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
  
  是啊,真巧。要不是他刚刚那一抱就扼住了她腰间的几处命脉,她倒真要开始感叹缘真是妙不可言。
  
  苏木看着她的动作,却一点也不在意,仍旧笑着看着她,“你看,我说的没错吧,咱们的缘分长着呢。”
  
  而被晾在一旁的张日山寒着脸看着他的动作,冰冷的眼神已经快要把苏木盯出个窟窿来。
  
  “南……小楠啊,介绍一下吧。”
  
  “这位是我在斯坦福的同学,苏木。”
  
  “这位是——”
  
  说话间,张日山见他又要欺身向前,便上前一步装作不经意将尹南风护在身后,
  
  “我是尹楠的未婚夫,我叫张山。”
  
  谁知那苏木直接略过了他,眼神从他肩头擦过,挑眉轻笑着对尹南风说,“小楠楠,我们这么多年不见,你却带了个男人来,不会是故意要气我的吧。”
  
  “可该生气的应该是我啊,当初你不告而别,独留我一人相思成殇啊。”
  
  苏木的五官很精致,眉眼细长,这样挑逗的一笑多了几分诱人的媚意。
  
  张日山太熟悉这个眼神了。那是一个男人肆无忌惮地打量着自己志在必得的猎物。他曾经替尹南风打发过许多这样的眼神,可从来没有人,在他面前这么狂过。有一段时间了,他没有这样血气上涌的感觉。
  
  张日山正要发作,却听见另一个男声从侧面传来,正是刚才的那个经理。“少爷,您怎么下来了。”
  
  “杨哥,你没看见吗,这么一个美人在这儿,我怎么坐得住啊。”
  
  “你忙你的去吧,这儿就交给我了。”
  
  “好吧。”那经理冲他们点点头算打过了招呼,走回了前台。
  
  尹南风一边打量着苏木的眉眼,一边仔细回忆了一会儿,从前的尹楠是怎么笑的。
  
  “苏少果然深藏不露,竟是南京城赫赫有名的扶苏楼苏老板的弟弟。”
  
  “楠楠你还是那么聪明。”苏木笑着,却只字未提他们的新月饭店。
  
  “看来你们已经见过我哥了。算了,不提他了。走吧,老规矩,我请你喝酒。”
  
  说着,手便颇为自然的要搭上尹南风的肩头。张日山早已忍耐不住,抢先一步搂过她,冷冷地看着他。
  
  苏木轻笑两声,没再说什么,领着他们到了餐厅右侧的一个包间内。
  
  张日山看向尹南风,却见她仍专注地盯着苏木,不知在想什么。他深吸了口气,自己一百多年的修养耐性,今天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82年的拉菲,两瓶。”
  
  “是。”
  
  苏木给他们三人分别倒了酒,看着张日山冰山一般的脸,笑着举杯,
  
  “哥们儿,别生气啊,我俩就这样,我习惯了。今儿我做东,你可别客气。能把我们楠楠拿下,兄弟我第一个得敬你一杯。”
  
  张日山黑着脸,心里已经把对面笑靥如花的那人千刀万剐了好几轮。
  
  他冷哼一声跟着举杯,“苏先生客气了。我和尹楠的事,就不劳你操心了。”
  
  尹南风抬手制止了张日山举起的酒杯,看着苏木,“他不会喝酒。”
  
  “哦?”苏木笑了,“我们千杯不醉的尹女王身边,居然还会有不会喝酒的男人。”
  
  “苏少别说笑了,他真的不会喝酒。”尹南风在桌下握住张日山的手,看向他,“亲爱的,你别介意,他就是爱开玩笑。”
  
  大哥,你冷静一下好不好,你身上还有伤呢。尹南风有些好笑,一百来岁的人了,怎么被这么个货一激就起劲了。
  
  “我陪你喝不就行了。”尹南风在桌下捏了捏张日山的手,笑着转头看他,“亲爱的,我还是有些不舒服,你帮我上楼拿点晕车药吧。”
  
  张日山接收到她的眼神,轻轻点了点头。
  
  “好。”
  
  苏木笑着目送他离开餐厅,喝了一口酒笑眯眯地凑近,“说说吧,小楠,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
  
  尹南风心下微微一惊,面上不动声色,笑着回答,“什么什么关系,我未婚夫啊。”
  
  “哈,你们瞒得了别人,瞒不住我。”苏木笑了,“你不是不知道,我也是万花丛中混过来的,你们的状态装得很像,但你们绝对不是情侣。”
  
  尹南风低头轻笑两声,“这些风流事果然逃不过苏少的法眼。”
  
  “他确实是我未婚夫。不过,我们刚认识不久。家里长辈给选的人,我也没有办法。”
  
  “呦,什么时候的事,比武招亲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我怎么也得毛遂自荐一把啊。”
  
  尹南风失笑,“你真的一点都没变。”
  
  “是吗,”苏木的脸上依旧是他招牌的狐狸一般的笑,“尹大美女倒是变得越发漂亮了。”
  
  尹南风笑了笑,举杯和他碰了一下,“说起来,你倒从没说过你有个哥哥的事。”
  
  “你不是也没说过,你背后还有新月饭店这棵大树吗。”
  
  “我就是个闲职人员。现在这世道,医院开不了只能回家啃点家底喽。”
  
  “你哥也真是厉害,几年时间就把这扶苏楼做成了南京第一大酒楼。你这些年一直在国外吗?没有回来帮他?”
  
  面对如此不走心的套话,苏木却从善如流,“我们爸妈死得早,就他一个人瞎折腾。我不是那块料,我还是哪儿凉快哪儿待着比较好。”
  
  “他就是那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怪不得这么多年来他的女人缘比不上我的一半。”
  
  说完苏木笑着凑近,“你怎么句句不离我哥,你该不会看上他了吧。”
  
  尹南风也笑笑,面不改色,“你也知道,我这次是有任务的,办不好事,回去也不好交差啊。”
  
  “生意上的事我管不着,”苏木嘻嘻一笑,“但你的事,我肯定要管。我看你也不用回去了,就在我们这扶苏楼好吃好喝的供着,等你成了他弟媳,什么事都好商量。”
  
  “怎么,还想着要包养我?”
  
  “你要愿意包养我也行。”
  
  ————————
  
  喝完酒回到房间,已近深夜。尹南风脱下高跟鞋,揉揉微酸的脚踝,在床边坐下晃了晃微醺的脑袋。
  
  张日山把醒酒茶递给她,看着她低头摆弄着手机。
  
  “你什么时候加的他微信?”
  
  “当然是在亲爱的你上楼帮我取药的时候。”尹南风冲他笑笑,狡黠地像一只狐狸。
  
  “你刚才探的怎么样了?”
  
  张日山暗暗翻了个白眼,一晚上的怨气终究被她那一句“亲爱的”熄灭了。
  
  “我大概探清楚了。扶苏楼分为AB两个主楼,咱们住的还有那苏家两兄弟住的地方都在A楼,住宿餐厅其它娱乐都在这栋。共32层,最上面两层不对外开放,守的很严。”
  
  “拍卖行和写字楼在B区。拍卖行被封了,我打听了下,说是前不久藏品区丢了东西,还在调查中。这里的保安,除了苏懋身边的那两个,大都和新月饭店的没法比。”
  
  尹南风点了点头,喝完了醒酒茶,微微打了个哈欠。
  
  “其实我觉得,苏家和汪家应该不是一伙人。我们住在这里,暂时是安全的。”
  
  “起码他们和伤你的不是一波人,不然砸向我们的,就不只是大厅里那盏吊灯了。”
  
  “可你刚刚不还觉得我们太过被动了吗?而就算他们目前没有对我们不利,你怎么肯定他们是友非敌呢?”
  
  张日山立在原地半晌,却见她仍自神采飞扬地低头看着手机。他有些不敢置信——小丫头能耐了啊,被个野男人吸引现在居然都不理他了。
  
  他猛地上前劈手便要夺她手中的手机,尹南风反应极快地抬手一挡,扬手将手机向上扔去,双手扼住他的手腕就势将他拉向自己往床上倒去,翻身,张日山一个不留神,便已被她压在了身下。
  
  手机稳稳地落回尹南风的手上。她小心地避开他的伤口,俯身凑近他的鼻尖,语调微凉,眼中的笑意清浅。
  
  “老东西,没人告诉过你,别人玩手机的时候不要打扰吗。”
  
  张日山躺在床上,感受着她软软的气息轻轻吹在脸上,看着近在咫尺的笑得眉眼弯弯的她,放弃了抵抗。
  
  尹南风松开他,慢慢直起身来坐回床边,还不忘瞄一眼手机。
  
  “直觉。”
  
  张日山坐起来,松了松领口,以一种自认为再平常不过的语气道,“直觉?就因为那个小白脸?你不会真看上他了吧?”
  
  “小白脸?”尹南风听着他话里的酸味差点没笑出声来,“怎么,我养你一个还不够,千里迢迢来自寻烦恼吗?”
  
  “从医院里的那个汪家人开始,我总有一种感觉,对方是要一步步引我来到这里。如果他是汪家人,在北京时都可以伤你至此,我们单枪匹马来到这里,更有无数机会致我们于死地。他们没必要兜这么大一个圈子。”
  
  “对方一定另有目的,一定也与九门与汪家有关。这也是我肯单刀赴会的原因。我相信苏懋说的,有一笔大生意要和我谈。”
  
  “而且,谈判已经开始了。”
  
  张日山一早恢复了老神在在的神情,低了头不知在想什么。许久,他轻笑,“你分析得很有道理。你是新月饭店的老板,当然你说了算。”
  
  “我只是想提醒你,不要相信任何人。”
  
  尹南风点点头,这个自然。这话是当初他教她的第一课。
  
  “至于苏木,我已经联系过罗雀了,苏懋确实有一个弟弟叫苏木。他之前没有上报也是因为苏木十几年前就出国了,国内的信息很少,而他是最近才回来的,没想到会出现在扶苏楼。”
  
  “十几年前?那时扶苏楼才刚刚起步吧。所以,你觉得苏木是局外人吗?”
  
  尹南风摇了摇头,“不。这里是人家的地盘,我们能作假,他伪造些信息也不是什么难事。关于他我唯一能确定的只是我遇到他的那一年,他确实在美国。”
  
  “说起来,我都跑到千里之外了,还能碰见熟人,”尹南风自嘲地笑笑,“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他乡遇故知,我看人家可兴奋着呢。”张日山又开始暗翻白眼。
  
  “嗯……你说得对,我也该兴奋起来了。”
  
  张日山险些被呛住,“什么意思?”
  
  “之前不是一直苦于找不到突破无从下手吗——”尹南风扬了扬手中的手机,冲着他笑得两眼弯弯,活像一只小狐狸。
  
  “我决定了,就对他下手了。”
  
  说完,尹南风放下手机,无视掉他的眼神,“我要去洗澡了,待会儿给你换药。”
  
  “不许偷看我手机哦。”
  
  ————————
  
  夜凉如水,深夜的南京城仍是车水马龙,霓虹闪烁川流不息。酒店的隔音很好,屋子里只有微弱的空调风声,窗外的五光十色透过厚重的窗帘,只余若隐若现的几缕光影,仿佛一帘幽梦便把外面的喧嚣,纷扰都隔了开来。
  
  “南风啊,解雨臣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你上次说的假的穹祺印章,会不会就在那个被封了的藏品区里?”
  
  “可能。”
  
  “我有机会再去看一下吧?”
  
  “嗯。”
  
  “那个,南风啊,我觉得——”
  
  “老东西,你精力这么旺盛的吗。”尹南风仍闭着眼,默默数着心跳声。
  
  “前两天我在病床上可没少睡——”
  
  “那我困了,我要睡了。”
  
  两人一时无话。
  
  其实,这确实是尹南风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同床共枕——对象还是他。不紧张是假的。尹南风心下暗叹,做了那么多训练,却还是连自己的心跳都控制不好。
  
  张日山静静躺在床上,听着耳边她不规律的呼吸和心跳,缓缓开口,
  
  “你从没跟我说过你在美国时的事。”
  
  “没什么好说的。”尹南风默了默,“真的没什么好说的。”
  
  感受到身边人的沉默,她再度开口,
  
  “二十岁的小姑娘,一个人在外求学,平时不就是打打零工,喝喝小酒,调戏调戏肌肉男吗。”
  
  说起来,那其实是她那段人生中最后的肆意时光了。有着简单的,愚蠢的梦想,过着重复的,无趣的日子,假装可以忘记过往的一切。女孩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奔头可谓十足。
  
  “那时的尹楠,应该没什么太多值得很快乐的事情,也没什么不快乐的。”
  
  黑暗中,张日山看不清身边人的神色,不知是否与这凉凉的夜色有关,她再平静不过的语气中,他却听出几分凉薄。
  
  “那,苏木呢?”
  
  “我在美国的最后一年,遇到了他。他是个聪明人,从前就是。他不说,我不问,我只知道他是个贵公子,可惜父母早亡,他只知道我性格倔强,和家里闹翻跑了出来。”
  
  “有的时候,我蛮喜欢和这种聪明人打交道的。所以我们有时可以无话不谈,可以不计较虚无的真心。我从未放下戒备,当然我对任何人都是,却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在他面前放松下来。”
  
  “不过,自我回国后就再没有他的消息了。我们不会刻意联系纠缠对方,也算一点默契吧。”
  
  即使不做老板,尹南风的性子也是偏冷的,尤其在外人面前。同病相怜也好,报团取暖也罢,几个月的相处并不能在她心里激起多大的水花,更何况,她心里还有他。
  
  “要不是今天他突然出现,我倒真快把他忘了。我们也算达成了共识,从一开始我们就不是朋友——他不缺,我不需要。所以最后……算是暧昧的关系吧。”
  
  “暧昧?”张日山语气不善,“美利坚的开放,我不是不知道。”
  
  尹南风笑出声,“真的只是暧昧。要真到了那个阶段,现在我也不用在他身上到底有没有纹身费神了。”
  
  张日山闷闷地哼了一声表示知道了,少见的对凤凰纹身兴致索然。
  
  “说句不太厚道的话,当年的我可能还会羡慕他的肆意,可今天他出现在这里,我就知道,他所面对的经历的,怕是比我的更精彩。”
  
  刚刚看到苏木的时候,其实她还有过一瞬的恍惚——只是一瞬。她再也不是当年的尹楠,他也不是从前的苏木——不对,他从一开始就不是他表现出来的那个放浪不羁的苏木吧。
  
  “最好是。”
  
  后来,他们又零零散散的聊了许多。很长时间以来,她不忍回忆的时光,此刻也能平静的忆起,絮絮叨叨地和他说了许多。
  
  她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朦胧间,他的手缓缓覆上她的,暖暖的,她没有挣脱。
  
  自己好像还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再次回到了花团锦簇的九曲花街,熙来攘往的人群中,她再不是孤身一人。他牵着她的手,她笑得从未那般开怀。
  
  他与她的眼中,只有彼此,再无其它。
  

TBC













——————————————————————

被自己突如其来的煽情戳到-.-

百岁老人才不会承认是因为自己太紧张才没话找话=_=

沉迷于这种表面玩世不恭邪魅狂狷实则城府深沉心狠腹黑的男二人设^O^

啰嗦了很多(半章1w字我自己都惊了),只是想让笔下的人物更立体,写东西嘛,表达一些自己的东西自己的理解——要是最后回不去了大噶就当原创看吧[手动笑哭]

PS起名废就是这么简单粗暴(大猪蹄子不配拥有好听的姓名 口亨)

评论(19)

热度(112)